<ins id="d11bx"></ins>
<menuitem id="d11bx"></menuitem>
<var id="d11bx"><span id="d11bx"></span></var><cite id="d11bx"></cite>
<var id="d11bx"></var>
<var id="d11bx"></var>
<var id="d11bx"></var>
<var id="d11bx"></var>
<cite id="d11bx"><span id="d11bx"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d11bx"></menuitem>
<cite id="d11bx"></cite>
<cite id="d11bx"></cite><cite id="d11bx"><video id="d11bx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11bx"></var>
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 首頁>>民生>>正文
  • 民生
“全民猜地名”為何這么來勁?
2019-12-20 18:05   忻州日報 審核人:

——從解讀地名熱看堅定文化自信

新華社北京12月18日電(記者高蕾)近段時間以來,一部以“猜地名”為主要形式的電視節目,在民眾中間引發了一場“全民猜地名”熱潮。專家表示,地名是社會交流交往的基礎信息,也是重要文化載體。解讀地名活動受到持續關注,為進一步弘揚傳統文化,堅定社會大眾文化自信提供了新的嘗試。

關于地名的來源,浙江舟山群島地名文化工作室工作人員王建富認為,一個地方的地名,可能源自當地最典型的自然特征,也可能來自重大的歷史事件,或來自地方的人文特色、生活習俗、精神追求、希冀向往等。人們對自然與社會的各方面、各角度的認知,都有可能投射到小小的地名之中。

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、六朝博物館館長胡阿祥認為,地名和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密切相關,但許多人對它的認知停留在表面。“我一直認為,行走在地名里,就是走在歷史里。比如,走在深圳的地名里,就是走在改革開放的歷史里;走在南京的地名里,就是走在六朝古都2000多年的時光長河里。”胡阿祥這樣看待地名的含義。

在王建富看來,地名不僅是歷史文化的載體,往往還寄托著游子對故鄉的思念和眷戀。作為一名在海島基層工作了30年的老地名工作者,王建富工作之初正值兩岸通郵起步之時,他發現很多去臺老兵尋親的信件因為是請人代寫的,信封上的地名常常出現錯誤。但如果把信封上寫的用相近的方言翻譯,基本還是能找到對應的正確地名。“可見,一些去臺老兵雖然離家數十年,但故鄉的名字仍然牢牢鐫刻在他們的腦海里。”王建富說,“地名成為在外的游子賡續根脈最重要的線索。”

“目前,中國國家地名信息庫共收集地名1200多萬條。可以說,每一條都承載著歷史的見證、文化的記憶、情感的寄托。”民政部區劃地名司相關負責人說。

該負責人表示,當前,民政部正在推進修訂《地名管理條例》,擬對規范地名管理、保持地名穩定、保護地名文化等做出一系列新規定。“此次解讀地名的興起也將對規范地名管理、加強地名文化保護等工作產生促進作用。”

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康震認為,解讀地名熱潮的基礎是近年來學習傳統文化興趣的回歸。他以“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不度玉門關”中的地名“玉門關”為例指出,很多人知道玉門關這個地名,但有關東漢時期軍事家班超與玉門關的故事卻鮮為人知。“我們看似在解讀地名,實際上是在解讀地名背后的人、文化和生活,以及我們的情感。”康震說。

民政部地名研究所研究員劉連安也表示:“地名積淀了最深沉、最為社會公認、與百姓生活最為密切的文化共識。大家熱衷于解讀地名,源于對優秀傳統文化的熱愛,是文化自信的具體體現。”

在北京師范大學地理科學學部教授周尚意看來,解讀地名滿足了社會大眾對“我是誰”“我從哪兒來”問題的思考和回應,對于如何更好地增進文化自信也有啟發借鑒意義。“我們相信,只要善于發掘傳統文化和當代社會生活之間的契合點,找到傳統文化的‘煙火味’,就可以更好地弘揚傳統文化,堅定全社會的文化自信。”

(責任編輯:盧相汀)

關閉窗口
  • 熱門圖片

  • 頻道熱點



    主辦單位: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: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

    律師提示: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,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,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地址: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:0350-3336510 電子郵箱:sxxzrbw@163.com
2018夜夜射天天啪天天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