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>文體>>文化新聞>>正文
      • 文化新聞
      漢字發展與中國統一
      2019-10-12 10:59   人民網 審核人:

      7月6日,良渚古城遺址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。這是良渚文化遺址出土的黑陶器、玉琮、木屐、漆器、陶片和玉璧。新華社發

      【語言論壇】

      中國漢字產生很早,對中國早期歷史和文化記憶產生了深遠影響。目前,漢字是世界上唯一還在作為官方文字使用的表意文字。漢字在使用和傳播上的特點,導致了歷史、文化記錄的向心性,這是中國統一的基礎。

      漢字的表意特性

      漢字屬于表意文字,即俗稱的象形文字,注重使用象形符號系統記錄語言。表意文字越發展,語音因素的加入就越多。例如,漢字中有相當一部分形音字,既包含形又包含音,所以也有學者把表意文字稱為意音文字。

      在造字方法上,漢字所針對的對象是外部世界。先是對外部世界進行細致觀察,歸納出各種事物的典型特征,然后摹畫,形成最基本文字,如(人)、(日)、(月)、(雨)、(山)、(水)、(木)等。然后以這些基本文字作為造字的基本要素,即偏旁和部首,通過偏旁和部首的組合再配以發音形成文字。例如“女”字,其基本含義為“婦人也”,即女性,以此為基礎加其他偏旁構成好、奶、媽、妹、妻、婦、姑、姆、妃、妾等諸多與女性相關的字。《說文·敘》說:“蓋依類象形,故謂之文;其后形聲相益,即謂之字。”

      由于每個人對外部世界的認知都不一樣,所以當表示某一事物的文字造成后,要使這一文字在人數眾多的使用者群體內得到一致認同,需要花費很長時間,即新字推廣的時間成本很高。

      同時,由于每件事或物都需要有一個與之對應的文字,所以漢字的字數較多。據相關研究,類似漢字這樣的表意文字系統,至少要有兩千個以上的文字才能適應語言表達需要。事實上,漢字的字數遠超兩千個,僅《說文解字》就收錄了九千多個字。因為字數較多,漢字的學習和傳播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完成,即漢字使用的時間成本很高。

      推廣和學習的時間成本高,頻繁的改動會引起混亂,這就要求漢字保持高度穩定性。漢字針對的是外部世界,是對每件事物的描繪,所以不同族群無法以語音為平臺學習和接受這種文字,學習者在接受文字本身的同時,必然會接受造字者的觀察理念和認知體系。

      漢字的上述特性,導致了其在學習、推廣和傳播中的一些特殊現象,最終影響了早期歷史與文化的面貌。

      早期文字記錄的特征

      由于漢字的推廣成本高,很難在短時間內被大范圍內的人群所接受和掌握,所以,在很長的時間內漢字只在小范圍內使用。也就是說,漢字長期為王朝的上層知識團體所壟斷,用其記錄的內容也主要是王朝關注的事務。這就使得中國早期文字記錄呈現出以下特征:

      一是記錄內容以王朝貴族的主流觀念為主。這些觀念通過文字記錄下來,并得以流傳和不斷加強,逐漸形成官方觀念為主的學說體系。這一特征在中國古代傳世文獻中表現得十分明顯,對政治事件和說教的記錄占有主體地位。如,六經與政治生活密切相關。《尚書》是政治人物、事件與文誥的集合,其中典、謨、訓、誥、命、誓等文體都是政治內容;《詩經》由反映民情的風、貴族生活的雅和宗教性的頌構成;《禮》《樂》主要是政治生活中遵守的規則和儀節;《易》是高層的占卜書籍;《春秋》則是各國政治生活的記錄。

      二是社會與生活的多樣性被消解,記錄內容服從于記錄者的記錄需求和認知體系。由于記錄者是受過相同教育的王朝知識分子,其記錄也是根據王朝需要或職責要求,對記錄對象進行取舍,這就致使社會、歷史、文化各方面原本復雜的內容或被整合,或被忽略,最終納入同一體系當中。這一點,在傳世文獻和出土文獻中都表現得很明顯,主要是官府文化典籍、法律文書、祭祀記錄等,缺乏對具體社會生活的記錄,其他文明中大量發現的財產情況、商貿記錄尤其少見。

      歷史文化的向心性

      文字長期為中央王朝獨自掌握的資源,而對早期歷史和文化的記錄主要由中央王朝完成,這就導致了歷史、文化記錄的向心性。也就是說,王朝周邊地區各部族,因為在歷史早期的長時段內沒有能力用文字記錄自身歷史與文化,其歷史和文化只在中央王朝的文字記錄得以保存。這使得各地、各族的史事,不可避免地帶上中央王朝的印記,甚至可能被整合納入同一體系當中。

      例如,從考古文化看,山東地區的東夷文化和江浙地區的良渚文化呈現很高的發展水平,并不落后于同時期中原地區的考古文化,但在文獻的記錄中卻得不到反映。也就是說,中原地區的自古即處于中心地位的觀念,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文字特性造成的“假象”。

      由于漢字以世界為對象,每個字都有特定含義,構成部件也相對穩定,其他部族想引進和利用這種文字時,很難隨意改動。同時,要想準確理解每個字的含義,必須借助文字的原文進行認知(字母文字則不一樣,外來者可以利用字母直接拼讀自己的語言,而不必借助原有的文字環境)。也就是說,外來使用者,既需要基本保持原樣地引進文字,又需要引進文字構成的文本——典籍。在這種情況下,中央王朝的典籍和觀念,隨著文字的傳播而傳播開來。

      這種現象早在商周時期已十分明顯,周原甲骨明顯是從商王朝那里學習來的。周人對商人文字的引入也必然伴隨相關典籍的引入。在《尚書》《逸周書》的相關記載中,周人對商人歷史和典籍非常熟悉,出現“惟殷先人,有冊有典”(《尚書·多士》),“在昔殷先哲王迪畏天顯小民,經德秉哲。自成湯咸至于帝乙,成王畏相”(《尚書·酒誥》)。《周易》也有多處提到商代史事,如“高宗伐鬼方”“帝乙歸妹”等。《清華簡·保訓》則提及殷人祖先上甲“假中于河”的典故。這說明周人對商人的典籍和史事非常清楚。

      上層文化的趨同

      從文化上而言,周人的祭祀禮儀、天命觀等都與商人有明顯的淵源關系。可以說,在實際的政治控制完成以前,已經建立起一個由文字和典籍為基礎的認同圈,可以視為早期的漢字文化圈。漢字文化圈之所以能夠建立,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也是文字與典籍的這種密不可分特性,使周邊部族在學習使用漢字時,不得不借助和利用已有典籍。漢字文化圈的形成是一個長期的、動態的、范圍不斷擴大的過程,先是由中原到周邊,然后由中國擴展到整個東亞。

      漢字還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歷史早期各地上層文化的趨同。一方面,文字的學習和使用成本高,所以文字的流傳局限于上層社會和相關機構;另一方面,文字與典籍密不可分,使中心文化和思想隨著文字而傳播,學習和使用漢字的各地上層社會和相關機構接受了其中的觀念。這就導致了歷史早期各地區、各部族上層文化的趨同,即使部族不同、社會結構不同,其上層建筑的文字、制度、觀念和表現方式卻十分相似。這在考古學上表現得十分明顯,很多遺址的陶器地方特色濃厚,但禮器卻與中心文化高度一致,即與上層文化趨同。這種上層文化的趨同,對各地文化的獨立性具有一種消解作用。

      由于漢字在使用和傳播方面的特點,使歷史的記錄和闡釋成為早期官方獨自掌握的能力,民間力量很難介入到歷史事件的記錄和史學的構建當中去。因此,中國在歷史早期,形成了官方主流學術和官方史學。同時,文字的傳播及其特性,對各地文化尤其是上層文化起到了一種消解作用,使不同地域、不同部族的歷史在文字記錄上呈現出相似性。

      兩種作用相疊加,使早期多元化和多中心化的狀況不斷改變,逐漸融合到統一的模式之中。中國歷史上很早即出現以人為中心的記錄模式、一體化的王帝譜系和統一的歷史觀念,這固然有政治、制度、族群各方面因素的影響,但文字的作用是極為重要、不容低估的。

      (責任編輯:梁艷)

      關閉窗口
      • 熱門圖片

      • 頻道熱點



        主辦單位: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: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

        律師提示: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,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,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地址: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:0350-3336510 電子郵箱:sxxzrbw@163.com
      2018夜夜射天天啪天天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