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 首頁>>文體>>文化新聞>>正文
  • 文化新聞
“錢袋子”變遷記
2019-10-22 11:51   忻州在線·忻州日報 審核人:

◆張宇冰

上世紀八十年代,我唱著兒歌《一分錢》懂得了拾金不昧的道理。“ 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,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邊……”小學二年級開學時,父親把五元錢交給姐姐,讓她到學校交齊我們姐弟三人的學雜費。五元錢,對當時的我們來說是一筆巨款。那時候,聽到有人說“ 萬元戶”這個名詞時,我總在想象大概“ 萬元戶”就能買下童話故事里的城堡吧。

古人出遠門時,會把銅錢串起來纏在腰間,叫作“盤纏”,這個詞太生動了。1984年,母親去南方出差,她把三百元路費縫在內衣里,一路上精打細算,外衣口袋里留下一點零花錢,用光了,晚上拆開線,小心翼翼取出一部分,再縫好。母親在四川買了桔子,一路上舍不得吃,晚上到旅店后,把桔子一個個擺在地上,第二天趕路,再收拾起來。那個時候,保德縣城甚至連太原都很難買到桔子,以至于多年以后,我總能想起1984年第一次吃桔子的那個傍晚。

1990年,我到忻州市里上學,保德縣城到市里的路況不大好,通常六七個小時才能到市里。我的生活費裝在上衣里邊的口袋,母親還不放心,擔心錢會滑出來,讓我用別針別牢了。那個別針,仿佛一把鎖,給了我莫大的安全感。

1992年,我到工行儲蓄所工作,每天清點許多零錢,元、角、分俱全。清點零亂的紙幣時,有時會從里邊抖出幾粒小米、綠豆、草屑,或者煤灰,看來,人們為了把錢放牢靠,可謂絞盡腦汁。不幸的是,有的老農把辛苦一年的收入放進炕洞里,不知情的家人生火做飯,付之一炬,讓人很心疼。

在銀行卡普及以前,攜帶大額現金出門很不方便。人們珍藏現金的訣竅也各具神通,有的儲戶站在銀行大廳,變戲法般從上衣口袋、褲子口袋、背心夾層,里里外外掏半天,似乎渾身都是藏錢的機關,他們的動作常常令人忍俊不禁。

現金存取業務非常耗時,再加上算盤記錄賬簿繁瑣,銀行營業大廳外邊客戶排起了長隊。我坐在柜臺里邊看出去,客戶們像在表演千手觀音。1994年,我所在的銀行逐步實行電子化,算盤漸漸退出銀行柜臺,電腦結息,減少了許多工作量。特別是異地通存通兌以后,客戶不用再攜帶大額現金出門。“一卡在手,走遍神州”,銀行卡的出現是令人歡呼的一件事。

移動支付時代,手機成為電子錢包。超市、商場,就連在街頭賣菜的老農都打印了微信和支付寶的二維碼。他們很喜歡掃碼收款,不用找零錢,不用擔心收到假幣。是啊,有時,一張假幣,就可能毀掉一個菜農好幾天的辛苦。

習慣手機支付以后,現金漸漸被冷落了,我出門很少帶現金,偶然遇到必須現金支付的場合,到處都兌換不到現金,很是尷尬。不知多年以后,紙幣會不會只剩下收藏的功能。

在銀行柜臺,很真切地感受到人們“ 錢袋子”的變化。現金流量少了,消費更容易了,人們的生活越來越便捷美好。

(責任編輯:梁艷)

關閉窗口
  • 熱門圖片

  • 頻道熱點



    主辦單位: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: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

    律師提示: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,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,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地址: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:0350-3336510 電子郵箱:sxxzrbw@163.com
2018夜夜射天天啪天天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