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f0iqx"><menuitem id="f0iqx"><object id="f0iqx"></object></menuitem></optgroup>
  • <object id="f0iqx"></object>
  • 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>娛樂>>娛樂1>>正文
    • 娛樂1
    舞臺上不再是想象中的年輕人
    2019-12-12 17:35   新華網 審核人:

    《趨近》劇照。

    人工智能越來越強大,會對人們的生活產生什么影響?活在美顏濾鏡和抖音里的女孩是什么樣的女孩?朋友圈里的人生離真實的人生有多遠?網絡時代,科技迅速改變著我們的生活,許多藝術創作者都試圖去記錄、詮釋這種全新的生活,在舞臺上也有一些年輕人努力去表現這些貼近生活但有些另類的“現實題材”。

    科幻感里的“現實”

    說起舞臺上的“現實主義”,可能很多人想到的是北京人藝的《茶館》《天下第一樓》《龍須溝》,舞臺上再真實不過的置景、口語化的臺詞、生活化的情節……

    相比之下,今年青戲節上導演陳然的《趨近》、導演孫曉星的《玩偶之家第一集:抖音玩偶》,以及中間劇場即將再度上演的由何齊編劇、導演的《靜態人像》,看上去都非常不現實主義。

    這幾部作品的舞臺看上去更像是實驗或科幻作品。《趨近》探討的是人與人工智能互相影響的話題,小小的舞臺,極具數碼質感的舞美,驚艷了不少人;《玩偶之家第一集:抖音玩偶》舞臺上則是幾個巨大的手機屏幕和幾個小屏幕,屏幕上是流行的抖音頁面,演員們更多時間都是背對觀眾、面對屏幕,擺出各種抖音上最常見的姿態和動作,沉浸在她們的世界中;獨角戲《靜態人像》舞臺更為抽象,只有一個純色的大框架,演員把框架上不同的隔斷當作自己的舞臺進行表演。

    這與眾不同的舞臺和舞臺上所探究的話題,看似與生活疏離,但在陳然看來卻是對生活的忠實記錄。從2014年開始,陳然的創作一直在關注數字化時代的身份議題、網絡文化、媒介沿革、虛擬與現實的關系等,“我們生活在一個擁抱新技術的世界大國,新媒介、新技術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繞不開的話題。但在劇場創作中,對這類話題的討論和思考還遠遠滯后。雖然看起來我們做的東西有點‘新’,但觀眾也并不會覺得陌生,因為我們并沒有在‘發明’什么新事物,這都是我們生活中已經或者即將要面對的。”

    劇情多來自親身經歷

    從2015年的《——這里是分割線——》開始,到《Speed Show:漂流網咖》《這是你要的那條信息……不要讓別人看到;-)》【此劇名沒錯】,再到曾經引起爭議的二次元《櫻桃園》……孫曉星認為自己近幾年來的作品,一直圍繞著自己親歷的,或者身邊年輕朋友的生活和困惑而進行,聚焦于互聯網和數字表演。“我初中擁有了第一臺電腦,初三寬帶普及,有了網絡游戲,聊天軟件,再到如今的光纖寬帶,網絡速度越來越快,QQ空間、嗶哩嗶哩網站見證著我們的青春期,可以說這一代人的青春期和互聯網的成長是同步的。”

    陳然創作《趨近》更是來源于自己的一段真實生活。

    前兩年陳然住的樓房要進行市政改造,她和她的室友,也是《趨近》這個戲的制作人何姍分別到不同的朋友家暫住。她在一個朋友家住了一周時間,正好那段時間比較閑,每天就在朋友家沙發上看電視、叫外賣,幾乎不怎么下沙發。每天下午三點,都有一個掃地機器人準時出來工作。一個不動的人類和一個勤快工作的機器,構成了這個作品最初的畫面,“過了兩年,我依然感覺到在這個故事框架里有很多我感興趣的話題,所以邀請了編劇張杭,還有其他朋友加入,一起做了這部戲。”《趨近》本身有點接近科幻,但其中所包含的情緒和思考其實都非常當下。 在陳然看來,劇場這種媒介,這種創作者與觀眾面對面的藝術形式,最適合表現的就是當下題材。

    “現在很多戲劇作品和當代年輕人關系不大,舞臺上的年輕人都是成年人想象出來的年輕人的模樣。”孫曉星認為,作為年輕人來呈現真實年輕人的世界,身在其中是他的優勢所在,“如果那些主流戲劇人、成熟的藝術家想了解這個世界,會發現年輕人不大愿意向他們打開自己的世界,他們只能靠查閱資料來完成,很難體現出具體的細節。”

    只要堅持就會有知音

    《玩偶之家第一集:抖音玩偶》在青戲節上演時,現場有幾位大概五六十歲的觀眾,演出結束后帶著一臉迷惑離開了劇場。孫曉星一直都知道,自己所做的這些創作,在主流藝術家們看來會覺得太幼稚,不正經,“中國年輕人的文化一直不被認為是正統的,在舞臺上總是以佐料的形式出現,不能登大雅之堂。”

    在音樂、美術方面反映當代年輕人生活的藝術作品有很多,但戲劇方面卻很少。孫曉星說,這是因為戲劇創作門檻較高,“做戲需要整合大量資源,這就把很多年輕的創作者拒之門外,轉而通過其他藝術形式來講述自己的生活。”

    孫曉星一直堅持為自己和朋友們“畫像”,“做著做著,環境就會了解你,然后接受你,愿意給你提供更多的平臺機會。”近年來在工作單位天津音樂學院的支持下,他有越來越多機會展現在更大的舞臺上。

    雖然仍是小劇場作品,但《趨近》的舞美驚艷了不少觀眾。陳然說,這是因為近兩年有了比以往更多的制作經費,作品呈現上會比以往更完善,比如《趨近》就有豐碩果實文化傳媒的投資,“可能這就是林兆華導演所說的,只要你在做戲,總會有知音。”

    將自己的作品歸入現實題材,陳然自己也會覺得怪怪的,但轉念又會覺得,“是不是我們的概念也要有所更新了?因為時代在發展,社會生活也在不斷變化。”

    記者 牛春梅

    關閉窗口
    • 熱門圖片

    • 頻道熱點



      主辦單位: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: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

      律師提示: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,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,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  地址: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:0350-3336510 電子郵箱:sxxzrbw@163.com
    2018夜夜射天天啪天天草